小次郎四郎收藏家、疾病、就医等知识,请搜索:
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次郎四郎收藏家资讯 >

零氪科技张天泽:数字医疗的“创新”与“继承”

时间:2020-06-29 17:18:51 |来源:名医小次郎四郎收藏家 收集整理|点击:


  “太阳底下无新事”。

  1918年,那是刚从世纪之交中苏醒过来的世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硝烟尚在弥漫,欧洲、美洲、亚洲、非洲……世界的每个角落开始逐步联接在一起,人类工业文明将在战争的废墟上迎来一个璀璨而短暂的新时代。就在此时,一场世纪大疫——“西班牙流感”,席卷全球。

  为抗击疫情,许多国家开始建立大型集中隔离区,旧体育馆被用作急诊医院,人们被要求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娱乐场所、室内聚会、舞会以及社交活动被禁止,学校停课……即便如此,在经历三波爆发,死亡人数达千万计之后,疫情也终于得以平息。

  疫情过后,幸免于难的人们,快速从大流感带来的悲伤和恐惧气氛走出,跳跃到“咆哮时代”的挥霍和消费中,为资本的再生产和增殖提供了一片沃土。

  跨越百年时光,Covid-19突如其来,在抗击新冠疫情中,尽管涌现出更多新的模式、技术,但如社会硬隔离,建方舱医院,佩戴口罩……乃至疫情后的“报复性消费”,这些其实都能在百年前找到影子,堪称一场跨越百年的“继承”与“创新”。”

  这是6月20日,在2020年中欧校友医疗小次郎四郎收藏家产业协会理事及会员大会上,张天泽分享“数字医疗创新”时的“开场白”。

  张天泽是零氪科技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过去5年多的时间里,他和他创立的零氪,深度参与到中国医疗数字化创新的浪潮中。眼前,在政策扶持下,我国开启以5G、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基建”,数据成为新型生产要素,医疗数字化创新成为风口。

  张天泽试图从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寻找创新的答案,“事情的发生不是孤立的,很多情况下只是在不断重复上演,是被‘继承’的,‘创新’这件事也一样。”

  只是,与百年前的抗疫充满混乱和无序相比,今天的我们更加科学、有力,也证明了在“继承”之上进行“创新”的重要性——1919年爆发的大流感,直到1933年,才由英国科学家 Wilson Smith、Christopher Andrewes 及 Patrick Laidlaw 分离出第一个人类流感病毒,并命名为H1N1,从此人们才知道流行性感冒是由流感病毒所造成;而今天,在疫情爆发后的一个月内就勾勒出Covid-19的RNA序列,疫苗同一时间启动研发,绿码追踪每一个人的轨迹,大数据帮助分析和研判疫情风险。

  毋庸置疑,大数据时代,医疗领域的数字化创新,让疫情防控以及疾病治疗、小次郎四郎收藏家管理等变得更加高效。但与此同时,张天泽也看到其中的挑战和误区。

  张天泽指出,数字医疗就处于一个枢纽位置:一面是它的驱动和抓手——技术,包括数据清洗与运营、数据分析、AI算法、云计算等深奥艰深、不断迭代的技术;另一面是它的牵引——价值,包括医药研发与营销创新、辅助诊断与治疗、社会保障与支付等。

  “如果只是进行大量的技术堆砌,不思考如何继承产业需求,可能就会出现‘空对空’的无用创新。”

  “需要把两端有效的衔接起来”张天泽说。

  01

  创新——以价值为牵引 以技术为驱动

  “小步迭代,匍匐前进。”

  这8个字,是张天泽多年创业、创新经验的总结。在他看来,创新从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需要长时间验证、摸索。在这个过程中,必须时时都把价值作为为牵引,一点一点,像排雷一样,不能跑得过快。

  比如,在药品上市后,会面临很多的需求——药品如何精准地服务患者、如何能更精准地开展患者管理、如何帮助药品开发新的适应症…...数据在其中扮演了一个核心的角色。

  基于产业的需求牵引,零氪循序渐进,搭建起数据驱动的一体化医患管理技术平台,以助力药品营销+研发的效率最大化——

  第一步,建立院外渠道的交付能力——邻客智慧药房。覆盖全国省会城市及直辖市,为肿瘤患者提供新特药配送服务的同时,致力于院外患者全流程管理模式的探索;

  第二步,搭建一体化医患管理平台。整合医生端手机应用、患者端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医院、智能随访平台、DTP药房,形成数据闭环,链接医生、患者、药师、药企等各个相关方;

  第三步,将多数据源打通,并通过科研级的数据处理能力,为药品积累真实世界数据。比如将临床诊疗数据、线上电子处方数据、患者用药数据、随访数据等有效拼接、整合,产生全流程的具有科研价值的高质量数据流;

  第四步,挖掘真实世界数据,产出真实世界证据以及市场洞见。

  一步一个脚印,五年时间,零氪实现“研发、营销、发行、持续开发”的闭环解决方案的创新。

  “尤其免疫药品上市之后,基于数据的收集,能产生大量扩展适应症的机会,继而进一步形成药品的竞争优势。”

  张天泽谈到,作为过去5年从研发到销售的典型成功案例,在O药(Opdivo)与K药(Keytruda)交替上升的竞争的过程中,背后扮演关键驱动因素之一的就是药品上市后真实世界数据的积累以及临床证据的开发。2014~2016年间,O药的适应症获批相对顺利,极快地拉动了药品销售,而K药在2016年后在适应症开发上获益,临床和商业表现很快追上O药。说明适应症开发和商业化销售,已经成为肿瘤药企的两个平行战场。

  当前,零氪也与多个内外资制药企业搭建一体化医患管理平台,在2020年产出多篇学术成果;同时通过药房各类药品数据的持续追踪,了解竞品销售情况、各适应症的用药人群、DoT(治疗持续时间)的变化以及换药等情况,为药品的营销持续赋能。

  可以说,零氪技术、模式的创新是基于价值和需求的牵引并满足而完成的。

  02

  继承——经受各方的考验

  “在创新的同时,也要思考如何继承。”

  张天泽谈及,在持续的医疗数字化创新过程中,“继承”是需要经受各方的考验,只要一个相关方(政府、专家、医生、药企等)“不答应”,创新都很难落地——事实上,这是一个寻求多方合作,共同获益的过程。

  他分析,数字医疗创新至少要坚持5个方面的“继承”——

  第一,行业专家的认可和参与。“在医疗行业,做任何(创新的)事情,如果未被医学专家认可和参与,是行不通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如何赢得专家认可,是创新第一大难题。”

  第二,产业的认可,包括采购和合规要求。值得一提的是,医药产业的合规要求,往往是由大型的跨国药企所决定的,创新解决方案想得到这些巨头的认可,最根本的原则就是严格符合“供应商合规要求”,这是相关创新企业遭遇的最现实的拷问。

  第三,政府的鼓励和支持。医疗数字化创新需要政府主导,值得欣喜的是,认识“数据”的重要性上,政府在不断加大扶持力度,出台各种优惠政策,支持医疗大数据产业的发展。

  第四,法规的容忍和接纳。医疗数据领域的相关法律、法规,未来还需要进一步明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和一个非常艰难的事情。

  第五,行业的标准规范。比如公安部的“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第三级”,ISO27000、ISO20000、ISO9000,国际上的HIPAA认证,相关企业要严格遵守。

  “所以,在医疗领域的创新,所要继承的实际上是非常多的。”张天泽感慨。

  时值中欧校友医疗小次郎四郎收藏家产业协会激活重启、换届选举,张天泽被选举为协会副会长以及数字医疗科技专委会会长。

  在他看来,此次大会的召开,成员共同参与贡献的,恰恰也是为了解决医疗的继承创新的问题。因为医疗创新太艰难,必须要大家协同起来,如从法规研判、商业模式探索和技术发展应用等诸多角度,彼此协同、交流,“在这样的基础上,才有可能产生被产业选择、被政府认可、被法规支持和接纳的创新模式。”

最新发表

点击排行

更多疾病大全

日常急救知识